本月News
  阿羅書評:一枝筆一條線 畫出新世界
《阿羅房間要掛畫》
克拉格特.強森文、圖 林良譯 上誼文化公司
【幸佳慧/評介】
不少繪本畫家以愛畫畫為材創作圖畫故事,湯米•狄咆勒的《美術課》畫出小時候在繪畫天地找到自信;安東尼•布朗在《威利的畫》中先把自己喬裝為一隻愛畫畫的猩猩,直到最後一頁才揭露插畫家的真實身分。國內林小杯的《阿非,這個愛畫畫的小孩》也描繪了一個愛畫畫小孩遭遇瓶頸的過程。這些有自傳色彩的故事雖然把自身愛畫畫的行為具體化,但真要談到繪畫創造出來的想像樂趣,最具特色的是1950年代美國克拉格特•強森創造的「阿羅系列」,故事主角阿羅用簡單的一枝彩色筆,把有形的線與無形的靈兩者之間的妙處給畫盡了。

美術史上的簡化過程在二十世紀初醞釀成形,包括塞尚把萬物幾何化以追求永恆、康丁斯基用純幾何構圖來找尋韻律等。主修藝術的強森,自然也受這股現代繪畫潮流的衝擊,成為簡化的擁護者。從他三○年代的漫畫作品、四○年代的《胡蘿蔔種子》(上誼文化版)、五○年代的「阿羅系列」,到六○年代他應用數學理論在純藝術的幾何創作上,一以貫之都是去蕪存菁的點線面與色。和前輩畫家一樣,強森也想要在簡化過程中找到永恆、找到動勢。那麼,究竟極簡能不能另創無限的爆發力?看看強森怎麼把這奧妙託付給一個學齡前的幼兒來演繹。

「阿羅系列」七本小書的第一本《阿羅有枝彩色筆》,就是用最純淨的線條無中生有一個廣漠無邊的想像國度。阿羅的塗鴉自空間創造了月亮、道路、蘋果樹、大海……等有形的世界,他有模有樣地勾勒這些物像並參與演出,於是故事越畫越大。在《阿羅的童話國》裡,阿羅一開始只拖著一條線和月亮在花園散步,走著走著,便想要找國王問個清楚:為何花園裡沒有花?(因為只畫了一條線)進而闖進他創造出來的童話世界裡。作者強森用單線來說故事,背裡卻有細密的邏輯思考支撐著這片憑空想像,所以像是摔下山、找不到家、遇到巫婆等意外,總能因為阿羅的隨機應變來化解。

甫中譯問世的《阿羅房間要掛畫》,一如往常,阿羅從拖曳的線條開始隨興創造、見機行事。不過,強森在這本書還玩了空間對比的小把戲。阿羅畫了小鎮,發現自己變成巨人;畫了從群山中往前延展的鐵路,又發現自己變得好小,小得連一朵小菊花都不如。阿羅這才知道自己遇上大麻煩,因為自己踰越了合理的比例,會回不了家。於是,他思索一會兒當機立斷把這想像的王國打破,他說:「這不過是一幅畫罷了!」在圖畫上打了一個大叉叉,另起一個合理的世界,來安頓因冒險而困窘的心靈。

從這些故事,我們看到線條本身的延伸動勢會帶來形的無限可能。同樣的,想像的啟動也會構成一個意外連連的虛擬世界。書裡傳達很多幼兒的本能,包括從無到有的想像、隨機聯想、解決困難等。每則都是阿羅因為一條線走出現實,遊歷後回到上床前一刻的家中情境,每個過程都給人離家的冒險驚喜,也給予回歸的安全感。隨著《阿羅房間要掛畫》中譯本發行,出版社一同推出美國以這三本書製作的動畫影片,可想而知,動畫能進一步體現強森的線條延展與空間推進的藝術特性,讓讀者品嘗不同媒體的表現。

(2002/8/25)

 
 
 
  我有育兒問題想問>>
認識信誼關於奇蜜服務詢問合作提案菁英招募隱私權政策智慧財產權聲明網站地圖回信誼首頁
信誼基金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Hsin-Yi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100 台北市重慶南路275號  客服專線:(02)2391-33842499 (禮拜一∼禮拜五 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