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News
  畫出的巧思與刻意--評《謊話蟲》、《周處除三害》
畫出的巧思與刻意
評《謊話蟲》、《周處除三害》 蕭湄羲著 信誼基金出版社

by 張淑瓊(童書工作者)

蕭湄羲的圖畫有一種特殊的風味很容易辨認。對一位創作新人,她拋出的處女作《誰是第一名》似乎就看得出作者獨特的重口味創作風格。以新人的第一本書做論斷有點冒險,新出版的圖畫書《謊話蟲》和《周處除三害》正好讓我們有機會看這位創作者的潛力和可能的路徑。

《謊話蟲》是小女孩說了謊話,沒想到竟然從嘴巴裡跑出一隻謊話蟲。如果她想圓謊而繼續說謊,就會有更多謊話蟲跑出來。這種蟲很難抓且打不死,除非她承認說謊才能消滅。作者說她嘗試「把謊話視覺化」,顯然這個嘗試頗成功。《用愛心說實話》(和英出版)裡有一個對謊話的形容很貼切,說謊話就像熱奶油一樣滑溜,一不小心就滑出口。當時看到就覺得這個圖像鮮活的形容,真令人印象深刻。

《謊話蟲》把謊話的影響用圖像表達得很貼切,例如:謊話的破壞力讓謊話蟲會破壞牆面、咬壞沙發;為了圓謊會說出更多的謊,所以謊話蟲會一隻隻跑出來;還有謊話蟲很難抓、打不死,把謊話的後座力也清楚展現。至於謊話蟲要如何消滅,最有效也是唯一的利器就是承認。結局很不錯,謊話蟲雖然因為認錯消失了,但後果還是不可免。說謊要付出的代價確實讓小女孩難忘,不過雖然被處罰,她覺得好輕鬆,因為抓蟲實在太累了。

基本上這是件有頭有尾、中規中矩又有巧味的作品,除了故事的合理度和照顧的層面周到,結局也力道剛好。整體結構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當然文字仍然有修潤的空間。這個「把謊話視覺化」的作品另有一個重要的元素──圖像。作者的圖有很強的說故事能力,除了主角造型圓潤活潑、表情誇張,頗有趣味,畫面的安排和利用也自由多變。還有受到動漫畫影響的連環動作和圖面構成,讓整本書文圖呼應出暢順統一的好味道。

相較《謊話蟲》的流暢,《周處除三害》同樣有一個頗有巧味的創意起點,但呈現的結果不如預期。這是一個「周處除三害」的顛覆改編版,主角是名叫周處的小朋友,他為了要變厲害好交到朋友,請教村子裡聰明的老人。老人說能除掉三害的小朋友最厲害,於是周處決定動手除三害。當他面對西山猛虎、東海蛟龍時,現代版周處故事加入了保護動物和環境保育的概念。立意雖好,說法加得唐突,讀來有些錯愕。

想改編或顛覆傳統故事,現今的考驗大過十多年前。童話故事顛覆版大量出現的初期,只在乎顛不顛覆,對顛覆的巧與不巧並不太在意。但那一波顛覆出版潮後真正留存的作品非常有限,原因就在顛覆故事人人可寫,但巧妙與否是個一翻兩瞪眼的殘忍考驗。這個周處故事選擇的轉折不能說不好,也許要說是個沒有修理乾淨的故事吧!同樣的情節安排,但不是兩隻猛獸面對前來取命的周處,而是安排一隻突然哭出來、一隻突然難過地大叫,這沒有前提的發展,很難說服像我這樣挑剔的讀者。

再說圖像,以國劇臉譜設計造型,性格全然展現在臉譜上,這是個巧妙的創意。但是搭配的空間選擇繁複的色塊交疊、物件拼貼、空間畫面多樣的切割,種種西方繪畫的創作手法,這樣東西藝術的同時運用,創造出的效果是加乘還是減分?值得討論。國劇舞台物件簡約,創造出的想像空間,如今被多而又多的色塊填滿,是創意還是干擾?這個問題也許沒有標準答案,但值得想一想。中國畫主張少就是多,西洋的畫法總是少有留白。所以將東西方畫法在同一個畫面展現,是豐富還是太多、太滿?從《誰是第一名》開始,蕭湄羲的作品似乎就不脫想說點什麼、表達些什麼的意圖。這樣的意圖不是不好,只是有時劑量下太重,動機太明顯,讓故事少了些說故事該有的純粹。如果可以稍稍調整,應該會不錯吧。

我很喜歡《謊話蟲》,因為是個有模有樣的成熟作品,但還不是太能欣賞《周處除三害》的滿和刻意。不過,對一位新創作者來說,我確實讀到了潛力和可能性。台灣的童書從翻譯走到自製是自然的趨向,下一個十年是自製書被審慎看待,認真批評、討論的階段。從這個角度出發,對一位新人的第二、三本書能有這樣的機會發表,這樣可談、可討論的表現,光是這件事就值得大聲慶賀吧!


【2006-11-26/聯合報/E5版/童書新樂園/第750號】

(2006/11/26)

 
 
 
  我有育兒問題想問>>
認識信誼關於奇蜜服務詢問合作提案菁英招募隱私權政策智慧財產權聲明網站地圖回信誼首頁
信誼基金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Hsin-Yi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100 台北市重慶南路275號  客服專線:(02)2391-33842499 (禮拜一∼禮拜五 9:00∼18:00)